Aliem

寫寫東西。新手,請多指教。

冬日。

*26歲的影片和14歲的宗

*平行




冬日。

影片將還溫熱的茶倒入保溫瓶中,沒有加糖或奶精,檸檬片倒是放在了保鮮盒裡,切的整齊還以保鮮膜給護住,準備者細心的讓他忍不住笑了聲,笑聲顫動的令心臟湧出加溫的血液,活著是如此的艱辛且甜蜜。

喀啦。

「老師,早安。」

「嗯。」

齋宮打開房門時已經穿著整齊,看起來並無戴帽子的打算,不過罕見的帶了新的粉色圍巾。

影片朝窗外看去,沒有下雪。神態並沒有平時那尖銳的近乎傷人的氣勢,而像溫暖朦朧的一團雲霧。

腳踏車穩固的載著兩人行進。影片踩著踏板時調整起自己的呼吸,宗的背脊偶爾會輕柔的蹭過去甚至撞上,但沒有抱怨聲,只有溫軟的呼氣聲會在停下時被聽見。

「老師,就快到了……前面是上坡,老師就好好的坐在位置上,我牽上去就……」

「影片,我能自己走。」

「不過老師看起來還沒醒啊。」

「無所謂吧,那可是上坡。殘次品負荷過多會壞掉的。」

不再給影片回覆的時間,宗直接跳下了後座,啪一聲落地的姿態有些不穩,而這又讓少年的心情壞了幾分。

「只是今天狀況不佳,快往上走。」

「好的——」

喀拉喀拉。鍊條牽扯的是輪子,上坡時踏板難得的清閒起來,背後那少年擁有的步伐柔軟的連枯葉都沒能踩碎,絳紫的瞳映出的是葉尖的積雪,紫和白點綴出的世界,影片思索起自己也能在那個世界立足的可能性。

宗之於他?

有、沒有。在乎、不在乎。

仔細想想,向一位少年的世界祈求位置,是不是太過份了?但若能在其中立足他倒是願意獻出所有,畢竟少年對他來說猶如神明,脆弱美麗的神明,他不會讓任何目光所能觸的惡意去沾染他。

「喂,影片。」

「欸、老師?怎麼了?」

「……你超過五分鐘沒前進了。」

宗看著他並嘆氣,解下自己的圍巾後毫無遲疑的朝對方頭上丟了過去。

「出門下次再說。還有,生日快樂。」

评论
热度 ( 19 )

© Alie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