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em

寫寫東西。新手,請多指教。

腦洞一個

忍不住設想起,假如勝己一開始是無個性的那方,那這個故事會變成什麼樣子呢,之類的。

勝己頭腦不笨但平時行為舉止就是笨蛋(失禮)所以他可能會好公司的好員工吧,擁有把所有事情都處理好才下班的這種堅持,儘管脾氣暴躁講話也不好聽。

某天下雨發懶時隔壁的同事看著新聞問了:

「啊,那個英雄是你小時候的玩伴吧。」
「誰認識那種傢伙了。」

當終於撐傘離開時有個厚臉皮又畏畏縮縮的最強英雄擠到他的傘下叫他小勝。

最強英雄被痛揍一番後得到了一半的傘和自己強行拿到的,勝己家的招待券。

沒了,其實我覺得真的是這樣的話,那他們只有分道揚鑣/以平淡的方式靠攏。

結局不是維持那種方式過一輩子、就是一方死亡後變得寡言...

2017-04-23

【槍師徒】 海岸線

給朋友的賀文。

妳的目的地在哪呢。

每個女人的人生中總會有問出這個問題的機會。大眾女性的本能、單純的嚇阻無趣的盾牌、酒醉中繽紛漩渦拉出的解答,妳不是任何一種,闔上香檳紫的行李箱,妳稍歇一會,汗珠順著頰旁低落,黏膩又癢。

目的地真的存在?存於她跟任性之中,還是世界的任性?

總之去搭車吧。妳擁有美好的事物,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她沒有拿上行李箱。

來到海邊,旅遊淡季時海岸線冷清且乾淨。庫夫林在暗灰色的背景中看向她,沒有穿鞋的足浸在潮濕的沙中,臉上仍帶著笑,眼瞳仍是紅的令人多看幾眼。

「唷,許久不見啊。」伴隨口哨聲,庫夫林揮了揮手並瞇起眼,像是感到新奇。「妳在這季節來?反正我是一...

2017-04-18

應該不會有人看到,開個點文。

FGO/APH,請點單人不要CP。

可以加想看的Tag。

請做好石沉大海的準備。

2017-04-17

_帝都組段子幾則

*沖田>>>>>信長。

*沖田的愛並不單純。

*全是零碎段落。

沖田總司獻上第一個吻,她人生第一個。魔王並無發怒抑或害臊,僅是挑起眉,石蒜色的眼富饒興致的眯起。

「喂,劊子手,不解釋一下?」

而沖田理所當然的沒有解釋,將頭撇向一旁,倒有戰場上的幾分肅穆。

沒有解釋動機、吻的意義和內心翻攪的情感,喔,沒必要的,不會有第二次。她暗付。

魔王笑了出聲,倒也沒再追問。御主呼喊她們,織田總是走在前方,柔順寬闊的布料將她襯得如此嬌小,沒一點魔王風範。

_

她再度吻上她。

黑髮濕濡,源頭自夢而來。沖田湊近不安穩的她,以帕吸取汗珠。

又是噩夢。

纖黑的睫不穩的像終將潰敗的萎森,也可能是...

2017-02-23

槍師徒

日夜流轉、時光交替。她目視生命流逝誕生,看時間如何把人拖向死亡,刮除掉青澀外表後將萬物擰爛,或放縱其生。

...而後再次綻向死亡。斯卡哈閉眼輕嘆,佇立原地的她不曾死亡亦不曾老去,卻仍有不滿。

「我祝福你,戰士。」

她總是這麼說著,看向戰士們步向死亡並處之泰然。

庫夫林是戰士的代表之一。狠戾、凜然和對美色的渴求——這樣的種種,令他的色彩能於神話內能被刻劃細緻縝密卻又放出繽爛色彩。

哪個戰士不曾殺敵?

那僅是懦夫,何談戰士。

斯卡哈是他的導師,一個具備美色、凜然和智慧的女人,不老不死的女王?

『聽起來還真像女巫。』有幸見過其面目者對這種膚淺想法一笑置之。女巫什麼的真是褻瀆啊,那是對...

2017-02-17

愚妄的宴

他怎麼會懂愛?那種將情和愛屈於他人身上的不確定性?吉爾伽美什算是人,但那智慧與暴虐遠過於人。

他怎麼可能、會有呢。

戀愛這種情緒。他連朋友都只有一位。

「請用。」

年幼的吉爾伽美什正坐在客座上。

乖巧的、禮儀端正的少年正微笑著,他不明白自己為何於此,但氣氛並沒有嚴肅的令他無法將禮貌掛於唇邊釋出。

「請問這是什麼?」他指了被擱置的書頁。泛黃的紙張上有著墨水的氣息,意外的香。他輕輕地嚥下不合時宜的口水。

「你得吃掉的東西。」

「 ...... ?」

「你在渴望它。」聲音說著,一旁伸出白皙的手,上頭有著刻劃上細膩眼球的銀叉。

「然後,你就成了這個樣子。」

褪去廉潔謙遜的少年極為...

2017-02-12

短談

安徒生和羅賓漢。

「你作為童話故事的主角倒滿合適。」

曾於劇臺上受眾人欽讚的聲音如是說,漂亮的打落森林獵人那已然飄於空中的倦怠。暫時打落。

「怎麼說?」羅賓漢問,一想到自己的結局再搭上對方的說語句...還真惡質。這個人,這個作家,這個貧弱的英靈、這個與愛無緣的男人、這個厭世的靈魂,怎麼會這麼說。

疲倦讓他惰於思考。

還是說,這並非真誠,而是作家慣例的諷刺呢。

「童話故事需要英雄,但你的故事只有一群把責任推給你的白癡、欠暗殺的貴族和失血過多死掉的可憐蟲。」安特生放下筆,看起來像受不了似的,就像說出無情言語的人不是自己。

「寫你故事的人啊,肯定比我惡質。因為祂不寫童話,只寫悲劇。」他...

2017-02-08

並非掌心所及

槍師徒的短篇,第一次寫並抓抓感覺。

OOC可能、如能接受的話...↓

總是這樣吧。

庫夫林看著那個名女人。看,看著她的指尖到掌心中那段距離。一般女人握著的都是男人的手啊、男人給的禮物或是準備烘培的麵粉。他吻過那種女人的手,厚實的有著平緩的香氣,而她們的頰常被被心上人的甜言蜜語弄得雙頰染上青澀的嫣紅。

但是啊,但是。斯卡哈手中握著的不是書籍就是武器,那些武器收割了多少生命、那白皙的頰濺上了多少血或雨水?大概多的難以統計。所以她肯定不會有著香氣,而是冷冽的味道、肅穆的氣質及絕對的強大。

但這也只是猜測。

斯卡哈闔起手上的書本並抬眉。你有什麼事嗎?的意思。她知道庫夫林明白,她的嗓因剛教訓...

2017-02-05

【威泰】惡意的來信

架空請注意。

00

誰都不願原諒的後果便是一同灰飛煙滅,親愛的,你是否明白?

01

人生是某種過於甜美的東西。

他們都明白。

懵懂無知、擁有慘淡際遇及溫柔時光的記憶盤旋,他們的童年就那樣的被埋葬於天真的土壤中。甜美的時光就那樣地被切割、料理並嘲笑,不被祂們所眷顧者總是幸福的。小小的泰瑞爾把威廉的盆栽打破,裡頭的植物還未發芽,無人得知其盛開的樣貌,也無從得知了,跟他們的未來一樣。

蜂蜜般的色澤毫無改變。那雙眸色始終如一,無可撼動的宛如罄石。

「我們以後不再是朋友了。」

過了長久的時間後,他們有默契地相見也不開口,稍微交錯了些許的目光便是逾越雷池,會引爆他們最後僅存的聯繫。他們僅...

2016-10-03
1 / 5

© Alie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