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em

寫寫東西。新手,請多指教。

三人

莫名其妙的短篇。



Ivan。

沒有人可以決定自己愛上的是誰。

不論是真實存在的,早已死去的,精神有問題的,或者只是幻想出來的,其實都沒什麼大不了,不是嗎?

伊凡不太清楚基爾伯特是在什麼時候出現的,但他似乎陪伴了他大半的人生,也或許只有一個月,甚至只有幾天。但這不重要,一點也不。

嘿,誰管精神病患愛上的是誰啊?

他妹妹會來探望他。他的妹妹喜歡他,從以前就是如此。不論他是正常的還是瘋癲的,她就是愛他。

但是她不肯告訴他他是怎麼被關進來的,只會輕柔的(但他感到恐懼)撫摸著他的臉:「哥哥現在這樣就夠好了。那個在無花季節找忍冬花和玫瑰的瘋子也在這裡,不是嗎?」

他明瞭了,她說的是基爾伯特。

娜塔莉雅和基爾伯特同樣富有詩意,伊凡就是喜歡他們這一點。

Gilbert。

他是被車撞死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個性使然,他從小沒什麼朋友。但有兩個他親密且臭氣相投的朋友,安東尼奧和法蘭西斯。

他們在學校被稱為惡友,並且無所事事且渾渾噩噩的過日子,但他們覺得沒什麼不好。

「人生什麼得很快就會結束了。」法國人在幾杯紅酒下肚後開始胡言亂語起來,接著開始騷擾基爾伯特「嘿,小基爾,你不交個男朋友或者女朋友嗎?別老是低頭尋找那些花和低頭看那些根本不適合你的詩集了,人生苦短,說不定你過幾天就不小心...痛!」

接著法國人被德國人一拳打昏在酒吧那不知道幾年沒拖過的地板,他很開心的想像法國人發飆的樣子。

一邊的西班牙青年只是苦笑,但沒有扶起法國人的意思:

「但是基爾,法蘭那傢伙說的是實話。」

接著就出了這種事,他想,他只能去找那個撞死他的神經病聊天了,不然他還能怎樣?

Nataliya。

她接到電話,線另一邊的渾蛋說她哥撞死了一個德國佬。

然後對方又說,她的哥哥得要去到精神病院那種鬼地方。

該死,真是該死。

她知道那個德國佬是誰,是Gilbert。她認識他,但她認為對方並不像傳言說的那麼糟糕,有次她看到對方幫助一個小鳥回到巢。那個年紀沒有人會在乎一個小鳥怎麼辦,只會路過或者一腳把小鳥踢開。

而且更重要的是,她的哥哥喜歡對方。

她了解了,她需要為她哥哥編造一個謊言,她要告訴她哥哥基爾伯特在他身邊,而事實也確實如此,不是嗎?

评论
热度 ( 6 )

© Alie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