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em

寫寫東西。新手,請多指教。

預告。

......我希望你在這充滿缺陷的世界,幸福安康。




宗拿起了那個東西。老舊的、泛黃的、被摧殘的如垃圾般的包裝。




『給予您的急件。』少見的事,那個郵差將帽子壓的非常、非常的低。陰影遮蓋的部分讓宗只能窺見那抿緊的唇,看起來是比自己還要嚴肅的多的人。


「寄件人、有寫嗎。」


回應冷淡問句的是紙粗暴的摩擦上掌心的觸感,被強迫的收了包裹後門被大力關上,室內又只餘下了自己一人。抬起眼,陽光還在外頭,霧濛濛的透過玻璃照入室內,到了毛毯和自己的眼梢上。

並不是需要開燈的狀況呢。總歸是獨自一人,宗嘆了口氣,頭上的毯子暫時沒有拿掉的打算,不如反問為什麼要拿掉呢,能隔絕灰塵和視線不正是他需要的。


翻了翻那破舊的包裝,紙和紙的夾縫間黏貼著什麼固定。仔細打量紙膠帶上頭,隱約的,能看清潦草的、拙稚的、什麼人的名字被寫在了上頭。



打開後,是一個黑膠唱片。



與外頭包裝不同,唱片本身被維持的完好,無論是灰塵還是刮痕都不存在,瞧,忽略包裝和郵差的態度的話,這倒是有聽聽的價值,宗沒有音響,要聽的話,果然是自己演奏才更好。喜歡怎樣的故事就自己動筆,喜歡怎樣的衣裳就親自縫製,人就該那樣走過來才行,親自動手,勞動,磨練技藝和靈魂及操守,直至完滿的老去。

明明是不該被顛覆的規則。都是瓦特的錯。

不可抑止的想到了盧德,那些因為無法生存、砸毀了機械而被處以絞刑的先人們。掀開唱片機上的布,將唱片放置於機台上,放下唱針,他走回沙發上閉起眼睛。


评论 ( 2 )
热度 ( 4 )

© Alie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