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em

寫寫東西。新手,請多指教。

一點什麼

他想:任何事情都會有個理由,但那理由可無理的過份。

「這才不是你的真心,那句話在我耳裡,比你親吻柯克蘭養大的美國小鬼還可怕,懂嗎?」

基爾伯特煩躁地別過頭,菸草和啤酒的氣味混合在一起,還混雜了些微的汗水。

這令伊凡想起那些耕耘田地的農夫們,每個國家的根基,被壓搾的基礎。

他怎以為國家的心不曾疼痛起來。

「你只是個幻象。」

「比你這白癡明事理的多。」

歸於靜默的同時伊凡將視線移離開那從不存在的......他,紅茶已經冷了,裡頭的果醬無法被紅茶攪均,他不想喝下去。

「嘿,聽著,你試圖維繫的事物簡直荒唐可笑。看看你的所作所為,親愛的。」

幻影又開口了,猩紅色的眼幾乎光看就讓人的口舌...

2017-08-05

異色。禮物。

「你的神教過你何謂禮貌嗎?」

猩紅的眸緊盯著坐於角落,垂頭並停止呼吸的男子。
對方終於有了反應。他抬頭之時表情一如既往的僵硬。平淡。無趣。

日.耳.曼.人平時過於沉悶、認真、壓抑。而他們啤酒下肚後的醜態——噢,你還真是令人不敢領教。

而這顯然是個過時的說法,那可是羅.馬剛陷落時的評價。

對方的髮隨意的紮在腦後,日耳曼人標誌般的金髮被光照的柔和。剛甦醒的藍眸渾濁,看起來會比平時更難以溝通。

他嘖了聲。

「…維克多,我不信教的。」尼可拉斯往角落縮的更緊。

「…你躲什麼?」幾乎能說是焦躁的語氣從他口中溢出「你為什麼不早點說?嗯?偉大的聖.瑪.莉.亞.醫.院.騎士團先生?」

該死的,那他...

2016-08-16

【露普】異色,微小說二十題。

靈感來自於Microfic Meme,簡單來講就是微小說。
以下是規則。

1.選擇一個你喜歡的歐美影集/電影/書籍/節目/音樂/動漫/電玩/中的角色或配對。

2.挑選十道你喜歡的文章類型,等級隨意。

3.每一道題目英文以10個單字為限,中文以20個字為限。

(若完全以英文寫作再翻譯成中文,則中文部份無字數限定)

(若中英參雜(如人名和專有名詞),一個英文單字算一字中文)

4.寫完十題然後指定下一位。

5.大功告成,發文。

以下是題目。

※非國設※

Adventure(冒險)

尼可拉斯曾嘗試著…把維克多的伏特加換成紅酒。

Angst(焦慮)

維克多看著比對方成績還少的試卷...

2016-07-20

【露普||異色】湖濱。

——維克多和尼可拉斯一直是對奇妙的情侶。

而連他們本身都認為都很不可思議,對於他們能在一起這點。

※學院設定。

※應該是ABO。
※有續篇。
※我還沒看過湖濱散記。
———————

維克多第一次注意到尼可拉斯是在圖書館裡。他是在最為陰暗的角落發現尼可拉斯的,當時對方的膝上有著攤開的湖濱散記。

原來土撥鼠的肉是帶有麝香氣味的,看見那頁後他就一直想嘗試看看。

他到現在還記得尼可拉斯攤開的那一頁中有著的文字,或者說全部的內容。

因為尼可拉斯在之後送給了他一個生日禮物——一本全新的湖濱散記。

「我剛好在二手書店看到的,覺得很適合你。」那當然是尼可拉斯的說詞,正常的二手書店才不會有著連鎖書店的...

2016-07-15

【露普】還文。

In Sanssouci,ohne Prunk,ohne Pomp und bei Nacht。 “
『在無憂宮,在沒有奢華與排場的夜裡』*1

——————

架空世界觀請注意。

還文-軍人露和貴族普。

——————

「即使身為貴族,他仍傲氣無損。」

「而另一個他是從硝煙和鮮血中所誕生的紫色冰晶。」

——————

「…哦?所以說我們親愛的、尊貴的國王陛下——昨天向一群北方來的愚蠢民族投降了?」

發言者是一名銀髮青年,他正懶懶的倚在一旁的椅上,悠哉的晃著腿。他的語氣聽起來像是個昏昏欲睡的老人,連眼睛都沒睜開。

哦,那和被安逸沖壞腦子的學生有異曲同工之妙。

報告的侍從忍不住吞了口...

2016-07-13

Spring。

※普通人設定的露與普。
※純灑糖日常。
※預計春夏秋冬四則。

春。

你將蜂蜜淋上被淺綠的菜葉和些許切片的水果所裝滿的碗。跑過了玻璃窗的陽光正好照射到蜜上——蜜產生的色澤隨著流動緩緩散了開來,一盤富有生命、讓人垂涎的沙拉就這樣誕生在了餐桌上。或許加些優格醬會讓滋味更美好……

你忍不住將早晨那過於純透的空氣吸入肺中。烤的恰好的土司抹上奶油時發出的刮聲像某種祥和的音律令人輕輕的用腳踏出節拍。聽,扣扣扣、木質地板也在唱歌,一切都是活的。只因你在春天的早晨準備早餐,它們都活了起來。

一旁的牛奶被倒入咖啡後先是盪起了一圈帶油的模糊圓圈,過了幾秒後圓圈緩緩收攏,你猜杯底已經有了緩慢飛舞著的裙擺。灑上些透...

2016-07-09

死亡和槍(3)

「你可要明白一件事,高個子渾蛋。」

「我們這種人存在於世界時,代表祂最輝煌且美麗的時刻已經消逝了。」

「我們只會破壞而已,給我記好這點。」、

「這世界是在七天內創造出來的,懂嗎?」名為基爾伯特的青年再度笑了出來,一樣尖銳的張狂和熱切,也能說是欠揍。

「而我們剛剛好的,落在了被遺忘的地區,一直重複的進行這場噁心又無法終止的戰爭。」他笑著將金黃酒液倒入嘴中,像一串金黃色的瀑布、有著甜美的白色
泡沫。

「我以為只會有我意識到呢,老天,你算個什麼東西啊,伏特加渾蛋?」

伊凡再度甦醒。

四周除了早已毀壞他感知的灰塵粒子外別無其他。
他沒死。
而剛剛那並非夢境。

但剛剛死去的感覺確有...

2016-06-22

露普日(x)求梗(o)

求幾個梗,不一定會都寫,大概是個一個梗一小段的方式!!

……結果我連續兩年都錯過了我……是白痴……(#)

2016-06-03

死亡和搶(2)

於是,青年笑了,張狂的好比太陽。
「換你了。」

又是幾天過去,那抹囂張的銀色消失的稍縱即逝且徹底。的確,畢竟他都被自己給一槍轟了腦袋,怎麼可能還活著?
嘛、但說不惋惜可真虛假。要說虛假的程度?大概就像東/德人民能夠隨時隨地買到香蕉那種低劣又無意義的謊吧,連小孩都騙不過。

想到對方的容貌,他下意識的舔了有些乾燥還沾上灰塵的唇。

溫暖和冰冷夾擊著他。

被炸斷的雙臂竟是不會痛的。真噁心阿。
他清楚的,等等痛覺恢復後自己會瘋,因為疼痛而瘋掉。運氣好些的話,會在那之前血流盡而死吧。

但要是運氣好的話,自己根本就不會在戰場上吧。

那個張狂的傢伙也不會是多好運的傢伙才是,命運最討厭囂張耀眼...

2016-05-28

死亡和槍。(1)

■那是某場戰役的片段。
□非國設。

伊凡抹去頰上混著塵埃的血液,四周的空氣渾濁不清的讓他想把伏特加嘔出來,呵、他才不那麼做。浪費好酒的男人?老天,那種生物根本不該存在。

哦,戰爭。理所當然。家人理所當然的死去、家屬理所當然的痛哭、士兵為上位者的理想死去卻不被銘記,一切都理所當然。

他媽的理所當然。

「嘿,你有酒嗎?」打破寂靜的突兀聲響從一旁廢棄物疊成的高處傳來。哦、原來坐著一個人、或許能稱上是躺著的——那位置肯定有著能輕鬆轟掉人腦的絕佳視野。
「我胃裡有伏特加,上好的。」
「免了,喝烈酒上戰場?上帝,你腦袋被什麼撞了嗎?」說著、那人居然走了下來——上帝,那頭銀髮可真是絕佳的靶子。「給我啤酒還...

2016-05-21
1 / 3

© Alie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