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em

寫寫東西。新手,請多指教。

【槍師徒】 海岸線

給朋友的賀文。



妳的目的地在哪呢。

每個女人的人生中總會有問出這個問題的機會。大眾女性的本能、單純的嚇阻無趣的盾牌、酒醉中繽紛漩渦拉出的解答,妳不是任何一種,闔上香檳紫的行李箱,妳稍歇一會,汗珠順著頰旁低落,黏膩又癢。

目的地真的存在?存於她跟任性之中,還是世界的任性?

總之去搭車吧。妳擁有美好的事物,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她沒有拿上行李箱。

來到海邊,旅遊淡季時海岸線冷清且乾淨。庫夫林在暗灰色的背景中看向她,沒有穿鞋的足浸在潮濕的沙中,臉上仍帶著笑,眼瞳仍是紅的令人多看幾眼。

「唷,許久不見啊。」伴隨口哨聲,庫夫林揮了揮手並瞇起眼,像是感到新奇。「妳在這季節來?反正我是一直在這,妳也知道的。」

「......我今天就得走了。」

「那妳肯定有帶啤酒,就慢慢聊吧。」


「妳每次都挑這種時候來,怎麼,年紀大了就喜歡孤獨嗎?」丟出了欠揍的笑容,他仰頭大口喝下啤酒,若是往背上一拍,就算是不經意的大概也會被噎死吧。

「我只帶你喝的那瓶。」她吶吶開口,落坐之地剛好能讓腳浸上海水,天空是一片灰,了無生氣的背景上有著像被強硬撕下的白雲。

「你早該死了。」

她轉頭,庫夫林到了離她更遠的地方,到了那片灰色之下。海浪輕輕擺盪,上岸又褪去,永無止境的重複。

他不笑了。

「我是來道別的。我也差不多了,我幾乎走遍了全世界,你看,我垂垂老矣但你仍如此年輕,那是你死得早。」

「妳只想說這些...」

「夠了,庫夫林。」

她已經在他面前。逼迫他正視他面前的斯卡哈,老去的斯卡哈看著他,海水淹到了他們的小腿,那雙眼仍是美麗的異常,從不被疑惑侵染。



「這次,我會和你一起走。」她語氣堅定如磬石。

评论
热度 ( 23 )

© Alie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