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em

寫寫東西。新手,請多指教。

槍師徒

日夜流轉、時光交替。她目視生命流逝誕生,看時間如何把人拖向死亡,刮除掉青澀外表後將萬物擰爛,或放縱其生。

...而後再次綻向死亡。斯卡哈閉眼輕嘆,佇立原地的她不曾死亡亦不曾老去,卻仍有不滿。

「我祝福你,戰士。」

她總是這麼說著,看向戰士們步向死亡並處之泰然。


庫夫林是戰士的代表之一。狠戾、凜然和對美色的渴求——這樣的種種,令他的色彩能於神話內能被刻劃細緻縝密卻又放出繽爛色彩。

哪個戰士不曾殺敵?

那僅是懦夫,何談戰士。

斯卡哈是他的導師,一個具備美色、凜然和智慧的女人,不老不死的女王?

『聽起來還真像女巫。』有幸見過其面目者對這種膚淺想法一笑置之。女巫什麼的真是褻瀆啊,那是對女王稱呼的不敬。更何況——

斯卡哈遠比女巫更可怕。

...聽見這種話還興沖沖跑去拜師學藝的笨蛋當然不只庫夫林一個,但那個笨蛋無疑是令斯卡哈印象最深刻的一個,不論他的到來、他的愛情、他的言語甚至他的死亡都是如此戲劇性,慘烈綻開的紅山茶望向祖國方向隕落,他的愛人沒有看著他死亡,但他的師父看見了,並第一次的,拒絕說出祝福的話。

不。

他是特別的。

儘管他仍無法達成斯卡哈的願望——



「我一開始只是殺了一隻狗。」

他對斯卡哈說,促狹的語調中有著不容忽視的什麼。

「所以,我代替了那隻狗守護主人,一命償一命,不過是這麼回事嘛。」

他笑,然後,迸裂成無數碎片。

「...我虧欠了很多女人,所以不怎麼意外,雖然有點不甘...好吧,不止有點。」

指尖到掌心的部分完全消失了,他的右眼不見蹤影,她曾認為他們的眼睛很相似。



「...那麼妳呢,師父,妳虧欠什麼?」



夢境中,她的徒弟消失了,再一次。他化為殘片,翩然於空中,最後什麼都不剩。

然後她醒來。


妳有何虧欠呢。身為武者、身為女王、身為弒神者、身為女人的妳,有何虧欠。

她沒有說話,僅是安穩的,近乎虔誠的,




——拾起他遺留在戰場上的一枚戒指,並輕柔吻下。

评论 ( 5 )
热度 ( 14 )

© Alie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