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em

寫寫東西。新手,請多指教。

愚妄的宴

他怎麼會懂愛?那種將情和愛屈於他人身上的不確定性?吉爾伽美什算是人,但那智慧與暴虐遠過於人。

他怎麼可能、會有呢。

戀愛這種情緒。他連朋友都只有一位。



「請用。」

年幼的吉爾伽美什正坐在客座上。

乖巧的、禮儀端正的少年正微笑著,他不明白自己為何於此,但氣氛並沒有嚴肅的令他無法將禮貌掛於唇邊釋出。

「請問這是什麼?」他指了被擱置的書頁。泛黃的紙張上有著墨水的氣息,意外的香。他輕輕地嚥下不合時宜的口水。

「你得吃掉的東西。」

「 ...... ?」

「你在渴望它。」聲音說著,一旁伸出白皙的手,上頭有著刻劃上細膩眼球的銀叉。

「然後,你就成了這個樣子。」


褪去廉潔謙遜的少年極為優秀,出於自己比所有人優秀的自覺、自信,他變得目中無人且意氣風發。像神在世界撇下的,過於鮮明美麗的一筆。他對挑戰自己的人不曾顯露慈悲,而是嶄露徹底打垮並踐踏於足底的,殘忍。

青年以手倚著右頰,目光因無趣而微略黯淡。

在他面前的東西,是根仍在的野花,在白瓷的盤上安靜呼吸著。

他的表情像是在說:這令我生厭。

「接下來,你會咀嚼它。」聲音毫不在意的說著,「因為命中注定,你終於有了能視為友人者。」那個聲音說,語調像哄人入睡般輕柔。



他獲得了唯一的友人。注視恩奇都的第一眼他便聯想到了森林,淺而明的綠,淺白的衣裳,那與自己截然不同,他能看清那雙如湖般的眸中潛藏的情感。

於是他們成為朋友,做了瘋狂和不瘋狂的事,腳一同踏足大地,親密如手足,更甚。

但最後,他的友人啊——




「您快把杯子弄碎了,看來您挺享受這份餐點的?」

吉爾伽美什終於回神,眼前的餐桌潔白的近乎反光,桌上什麼都沒有了,他不置可否。真是寒酸的一餐,他譏諷道,以變得蒼老的聲音。

所以你的目的只是讓我品味過去的回憶?這是浪費本王的時間。

「但我認為你不討厭這頓愚昧的餐點啊,英雄王。」那聲音笑了,淺淺的。「我為無數的人供餐,有人不可抑制的大哭、有人因而悔悟抑或絕望,當然也有人幸福的大笑,大多數人都喜歡我為他們準備的甜點,但...我沒辦法給您。」

「您並沒有,足以令人感到甜蜜的回憶,儘管您毫無所覺。」

评论
热度 ( 9 )

© Alie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