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em

寫寫東西。新手,請多指教。

並非掌心所及

槍師徒的短篇,第一次寫並抓抓感覺。

OOC可能、如能接受的話...↓

總是這樣吧。

庫夫林看著那個名女人。看,看著她的指尖到掌心中那段距離。一般女人握著的都是男人的手啊、男人給的禮物或是準備烘培的麵粉。他吻過那種女人的手,厚實的有著平緩的香氣,而她們的頰常被被心上人的甜言蜜語弄得雙頰染上青澀的嫣紅。

但是啊,但是。斯卡哈手中握著的不是書籍就是武器,那些武器收割了多少生命、那白皙的頰濺上了多少血或雨水?大概多的難以統計。所以她肯定不會有著香氣,而是冷冽的味道、肅穆的氣質及絕對的強大。

但這也只是猜測。

斯卡哈闔起手上的書本並抬眉。你有什麼事嗎?的意思。她知道庫夫林明白,她的嗓因剛教訓完學生而有些啞。

「讓我看看妳的手?」他問,語氣中有股無法忽視的不確定感。

「怎麼了,這可不像你。」她笑了,像是某種嘲弄。友善的不至於讓人惱怒,而她的身份也不允許任何生物對其散發惡意——想死的除外。

「看手自然是沒問題。」沒等到回覆她便應允。這沒什麼問題,她不介意展現自己的小小寬容或是仁慈。

反正平時打這家伙也夠多次了。滿足些小小的願望何嘗不好。

「諾。」絕對不只看的意思吧。

庫夫林笑了,從善如流的住斯卡哈的手並輕柔磨蹭起來。有些繭,但仍柔軟,保持著身為女人柔軟的部分。他不禁垂下眼,然後嘆息。

「所以說明明是女人啊...痛!?」頭上突然傳來重擊,他因驚嚇拱直身子,真像隻狗似的。「怎麼了啦?」

「沒什麼,不過...你對我打你有意見嗎?」

「...沒有。」庫夫林沮喪低頭的同時他發現一件事。

那隻被自己握著的手,正輕輕地顫抖著。那代表什麼?他竟不願去想。

评论
热度 ( 1 )

© Alie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