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em

寫寫東西。新手,請多指教。

【威泰】惡意的來信

架空請注意。

00

誰都不願原諒的後果便是一同灰飛煙滅,親愛的,你是否明白?

01

人生是某種過於甜美的東西。

他們都明白。

懵懂無知、擁有慘淡際遇及溫柔時光的記憶盤旋,他們的童年就那樣的被埋葬於天真的土壤中。甜美的時光就那樣地被切割、料理並嘲笑,不被祂們所眷顧者總是幸福的。小小的泰瑞爾把威廉的盆栽打破,裡頭的植物還未發芽,無人得知其盛開的樣貌,也無從得知了,跟他們的未來一樣。

蜂蜜般的色澤毫無改變。那雙眸色始終如一,無可撼動的宛如罄石。

「我們以後不再是朋友了。」

過了長久的時間後,他們有默契地相見也不開口,稍微交錯了些許的目光便是逾越雷池,會引爆他們最後僅存的聯繫。他們僅是在雨都匆匆而過的陌生人,只管著逃離,就怕被那不曾存在的雨水侵犯。

啊啊。威廉自暴自棄的將身軀沒入草叢之中,什麼都不去想。

原來,在思想上當個空無一物的乞丐並不是什麼太過差勁的事。總要醒的,他不自覺地咽下滿口苦澀。

2.

泰瑞爾自殺了,時間是上午十時。

威廉注視著在空中墜落的他,他那如菸身般的四周有著殘存星火懸浮於空,他成為了千片、萬片的艷紅殘瓣。

威廉發出慘叫。

泰瑞爾是第一個在自己身上引火、從實驗大樓跳下來的傢伙。至少在他們校內是第一個。

???

墜落時,他發現一切都變得緩慢、矇矓並沉默。墜落伴隨星火,一點點的鑿食他的身軀。

                     

一點、一點的化為漆黑。

他閉上了眼。

3.

曾經存在的泰瑞爾提議,他和威廉是適合惡作劇的年紀了,或許欺負貓是個好選擇。

貓的主人是個和藹的胖女士,以為他們只是想摸摸貓咪的可愛孩子,於是給了他們各一顆太妃糖。

「我不喜歡太妃糖。」山櫻色的髮絲隨著咀嚼的臉頰鼓動,滑順的撫過頰並觸及頸邊、最後被威廉梳回耳後。

「畢竟是人家的心意。」威廉開口。

「但我不喜歡。不喜歡就該丟掉。」任性的拍開對方的手,尚存稚氣的少年仰躺於原本屬對方的藤椅,逕自地搖晃起來,儼然是個霸道的國王。

擁有山櫻色髮的少年會是威廉的王。

「我可以上去嗎?」威廉小心翼翼的攀上了椅的邊緣,然後坐了進去。

「你都上來了。」對方說。

「我很怕被你拒絕。」他答道。

4.

他需要一個吻。最好碰觸到他時輕如羽絨,離開時令他思慕成寂。

威廉嘆息,自己在戀愛中的地位如此低廉,何況還是他自願將自身往低處推去。甚至,對方從不明白自己的情感。

愚蠢至極呢。嘆息的聲響融在了被陽光所照的發亮的塵粒中,一片一片的,那安逸與祥和隨之擴散。

5.

威廉叫喊而出的言語如被哀愁浸染到豐盈的夢。飽滿、哀傷、溫柔卻慘烈的不可思議。

泰瑞爾自認不是溫柔的人。自己只有狂熱和執著,他還沒有欺騙自己的打算。

威廉肯定沒看到那封信。無妨,葬禮之後就能看見了。

End.

給威廉,我的舊時好友:

你還記得我摔碎的盆栽嗎?雖然得到答案的機率趨近於零,但我覺得問你就能有答案。

我其實蠻喜歡你的,你知道嗎?

我的身體每天都在痛。包括我們去弄貓的時候、你替我整理頭髮的時候、你我一同於藤椅上休憩的時候、你偷吻我的額時都在痛。

我在空無一人時,疼痛會把我的表情和聲音弄得非常可怕。

我不希望你看見。

這封信到你手中時我大概死了,我忍耐了十八年。嘿,聽到你有了女朋友我很開心又很痛,不是因為病,但似乎比病更難過。

為了脫離疼痛,我只好這麼做了,希望你了解。

祝你幸福。

                                   你誠摯的    泰瑞爾。

-------
求威泰同好啊嗚嗚嗚嗚

评论
热度 ( 3 )

© Alie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