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em

寫寫東西。新手,請多指教。

【米英||異色】

※異色米英KQ
※崩。
————

說到黑桃國,大陸上的子民幾乎立刻聯想到強大的魔法——這已經是某方面的不滅定律。

而對於在皇宮中付出生命、企圖賺取金錢以讓自己溫飽甚至後半無虞的大把傭僕眼中,“魔法”這個詞幾乎不抱任何憧憬在裡頭,儘管那守衛了國家的安全,但可不代表他們的生命有受到一丁點的保障。

原因很簡單,他們那位法力強大到幾乎沒有對手的皇后,根本是個完美的瘋子兼職惹禍精。

他喜歡分送大量有問題的杯子蛋糕,導致皇宮內的運作幾乎癱瘓;
他喜歡一次噴上五種不同味道的花香水讓別國的使者講不出好好的一句話;
他也喜歡調戲全國上下的男男女女,讓國王陛下暴怒的把那些被他碰過的人一個個斬首掉。

而國王陛下只說了那麼一句:

「被奧利弗·柯克蘭碰過的人,除了我以外都必須銷毀。」

「哦?我可愛的、貧瘠的、愚笨的小英雄剛剛說了什麼啊?」

「我說我他媽的總有一天會把你殺了!」

「憑你這個不會魔法的傢伙?噗嗤,我沒記錯的話你第一次和女孩子做的時候還是我逼你的呢?」

「……奧利弗!」伴隨著喊聲,一個據說有著五百年歷史的古董花瓶被摔的粉碎。

而這樣的情況理所當然的被顛覆了。

奧利弗·柯克蘭在他生命最後一天,某個玫瑰花瓣仍泛著露水的朝晨中被綁上了十字。

那時他的手腳早已在熟睡中被砍去。施予魔法所必須使用的唇也被一條條有著花朵香氣的紅線給縫的緊密。

他生前最後一眼看見的是艾倫·F·瓊斯拿著木樁將他的身體弄出了窟窿。粗魯的不行。

溫熱、未凝結的紅色布丁液掉的滿地都是。

然後一切都歸於寂靜。



「是我贏了,奧利弗。」那一天,黑桃國國王如是說。

那夜,黑桃國舉國歡騰。

而在深夜無人的玫瑰園中,那個幾乎不曾掉淚的男人抱著形似人偶的東西啜泣起來。

每夜,直到玫瑰花瓣仍泛著露水的朝晨結束,露水蒸發為止他才離開。

艾倫·F·瓊斯已是整個大陸最強大的魔法師。

END.

评论
热度 ( 12 )

© Alie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