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em

寫寫東西。新手,請多指教。

段子

內戰結束時,羅維諾第一次看見那個聳立於自己眼前者流露出脆弱。

閱讀須知:

第一次寫親子分,性格抓的並不是很好。

我找不到簡繁轉換的好網頁(我一點進去就當機了)

羅維諾猛然驚覺,眼前這個掛著笑容,眼裡滿是哀傷的陌生人他竟曾是熟悉的。
安東尼奧,你搞什麼?
那雙翡翠色的雙瞳此刻毫無生氣,像被遺棄在倉庫一角的玻璃珠,被灰塵掩埋了。
老天,那是不對的。這是完完全全的錯誤。安東尼奧該像個電影明星那樣耀眼才對,他天生的光芒此刻不知被哪個傢伙奪走了。不,他知道那個傢伙的名子,叫戰爭。
「你搞什麼?渾蛋,你簡直和個遊民沒兩樣!」
「此刻沒有人不像遊民那樣刻苦,羅維。」他苦笑,其中笑意盡退。在瓦爾加斯面前的只是一個一個哀愁的國家,一名哀愁的男人,一張哀傷的面孔。「我的生命摧殘著我啊、一群人民把另一群人民給殺了。只為了他們高聲呼喚著“的改革”而一點一滴的,把同胞殺掉啊。他們也曾是依偎於母親懷中的孩子阿,而現在呢?在以前互相扶持的小手正做著甚麼?他們正屠殺著其他的孩子。親愛的羅維,你知道嗎?我感受到了,戰爭結束後流的血遠比戰爭時流的更多。戰爭根本沒走,完全沒有。看看現在你踏足的巴塞隆納!每個人都小心翼翼的走著每一步,害怕身邊的朋友正準備拿起話筒把自己推入地獄中。而這不會是個教訓,歷史是我們的老師,他每過幾次都會幫我們複習戰爭。」

一口氣說完後,一滴眼淚從翡翠中流出,有什麼正瀕臨崩裂,但安東尼奧忍住了,他絕不讓他心愛的人看到那種樣子,那是種堅持,儘管無用。
「羅維諾,我親愛的南義大利,我可曾說過我愛你?」

巴塞隆納鉛灰色的天空注視著一切,到永遠來臨前那一刻為止。

评论 ( 2 )
热度 ( 9 )

© Alie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