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em

寫寫東西。新手,請多指教。

【露普\異色】 對談

異色嘗試。

嘗試著把個性反過來。

渣。

如果異色是把性格反轉的話,大概是這種感覺。在我看來。
■■■■■■■■■

——那人的眼睛裝下了整個宇宙。

維克多如此想著。

金色的髮絲象徵土地的生命和豐收,藍色的瞳孔代表著日夜交替的天空,是,尼可拉斯·拜爾修米特是這片土地的化身,國家的意識體,歷史的創造者,這幾點毋庸置疑。

那,維克多·布拉金斯基,也就是你自己,在尼可拉斯的眼裡會是什麼樣子?

為了這個問題的答案你搶了一個路人的馬,你只記得那個人的聲音很難聽,用著骯髒的話語詛咒你,所以你把他的頭砍掉了,讓他的頭躺在雪地中孤單的流出血液,讓雪地和血液混合。

為什麼這麼做?

因為你討厭他,而且身為國家,你不該被如此對待。

——渴望能瞭解答案。

所以你正坐在尼可拉斯的對面,對方並不明白你的來意,當然,因為你也是一時興起。

「尼可拉斯。」

對方幾乎是瞬間看向聲音的來源處,直直看著。對方不愛說話,所以你沒有給他開口的時間。那雙眼睛看著你,富有耐心。

「我在你眼裡是什麼樣子呢。」

紅茶的熱氣向空中飄散,掩蓋住了尼可拉斯的臉,看不真切。

像是幽靈一樣。

「維克多是你的什麼?。」

長久的沈默。

尼可拉斯拿起方糖扔進紅茶裡,幾滴茶水濺了出來,白色的蕾絲桌巾上留下了有著香甜氣味的斑點,透明的顆粒被茶水吞噬掉。

「…維克多。」尼可拉斯離開椅子走到維克多前方,捧起他的臉。

維克多感受到了溫度,只屬於尼可拉斯的手。

那雙撫過劍,聖經,花朵,泥土,白骨,羊皮紙的指尖。

沾染血液,淚水,絕望,瘋狂,詛咒,死亡,背叛的,手掌。

那雙專屬於你的手。

『維克多,你心知肚明。』

如此顯而易見而你卻又視無若睹。

就如同你在湖面上看到的那個孩子,那個厭惡戰鬥卻挑戰你的孩子,已經死了,正殘喘著抓住渺小的靈魂,因為你而勉強活著。

做了多少壞事,都看不見的尼可拉斯,被愛因斯當成瞎子的尼可拉斯。被世界厭惡的尼可拉斯。

被你擁抱著的尼可拉斯。

是屬於蘇維埃,屬於你,屬於維克多的,也就是說,在他的眼裡,你就是世界。

維克多笑了起來,比向日葵更加燦爛。

¤¤¤

…想把維克多寫的更帥點。

评论 ( 14 )
热度 ( 30 )

© Alie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