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em

寫寫東西。新手,請多指教。

死後旅途 2

阿爾弗雷德坦白了自己的過去。


來到這邊已經將近半年了,老實說,生活並不算糟糕,亞瑟和阿爾弗雷德為人還不賴,已經可以算是我的家人了。酒吧的人也滿好的,雖然外表看起來不太正常。例如安東尼奧。他是個好人,到戰亂的國家分發物資和幫人看病,結果好死不死踩到了地雷,來到這裡,臉看起來有些不完整,拿起酒杯的時候手偶爾會不自然的抖動。其實這裡不只是自殺的人會來,死得太突然的也會,仔細想想真不公平,一個好人因為那顆該死的地雷變成那副鬼樣子,那個埋地雷的人應該下地獄。

阿爾弗雷德跟我住在酒吧樓上的房間,亞瑟自己一個人一間,我和阿爾弗雷德睡上下舖。我們偶爾會聊些東西,喜歡的歌手或是影集什麼的,這裡也有電視,但是都很無聊,有一次我看到一個節目是找來未成年自殺的女孩問她們怎麼死的,結果大多是分手鬧脾氣自殺。所以我乾脆不看了,亞瑟說與其浪費時間看這種節目幫電視台賺錢不如去附近旅遊。所以我們每一個星期都會去附近玩幾天,有次我甚至看見有因紐特人在賣刨冰,味道跟一般刨冰沒兩樣,但很酷。

這天我跑到山上去露營,風景不錯,星星也很亮,我們站在篝火旁邊聊天和烤棉花糖夾餅乾,我很好奇亞瑟和阿爾弗雷德是怎麼自殺的,所以我趁亞瑟睡著時問了阿爾弗雷德(亞瑟一向早睡,說這是對自己身體好一點)他先是是挑了挑眉,然後跟我說原因。

「我其實是軍人,有驚喜到嗎?」他笑著問我,拿起長樹枝翻弄溝火,火星散到地上又熄滅。

「其實我以為你是保鑣之類的,你上次把艾倫那個破壞狂扔出了酒吧,用一隻手。」然後奧利佛把蛋糕砸到了你臉上。

「很多人說我不像個軍人。」他笑了笑,把烤棉花糖塞進嘴裡咬著「老實說好了,我小時候夢想是當個英雄,擁有開朗的笑容,能夠守護一切的力量,那時候父母笑著說我有這種夢想很棒,要我好好努力實現。」他吞下棉花糖。

但是後來我發現,他們不是真心的。『好了,我們下次再聊聊你的夢想,先去睡覺吧。』『你已經長大了,該替自己好好想個長遠的目標。』,『你該去好好把大學唸完順便去讀個學位,阿爾弗雷德。』,『如果不能好好唸好書就先去找份工作吧。』」

他頓了了下,再次拿起棉花糖慢慢烤著:「其實我已經預料到了,這世界上沒有英雄,那是電影,小說,是別人無法完成的夢,他們無法完成所以把畫面製造出來,而我,也將成為其中一個,所以我放棄了,放棄了快要拿到的學位,那個學位對我來說一點用都沒有,只是想讓我父母不要為了學位操心,但我覺得無所謂了,所以我去當兵,把那些小說和光碟放火燒了,也沒有再回去那個家。」

「其實我很適合當軍人,真的。我沒出過什麼紕漏,每天把訓練完成,去中亞打過幾場仗,但是我越來越空虛,你能了解嗎?心是空的,我連夢都沒辦法做,沒有辦法。」亞瑟早就醒了,坐在阿爾弗雷德旁邊喝著從保溫瓶倒出來的茶葉,紅茶的香味瀰漫在四周。「所以我在過完聖誕節後往自己腦袋開了一槍。」他閉起眼睛,不再說話。

亞瑟示意我進去帳篷,我回到帳篷裏面,心情不太好,所以倒頭就睡,我開始思考我該怎麼找到伊凡,我想,我害怕他不認得我。


+

「...亞瑟,你可以去睡,我好多了,真的。」

阿爾弗雷德看向亞瑟,眼裡有著不安。

「別騙我了,阿爾弗雷德,別忘了這幾年你是跟誰住在同一間房子裡,吃著誰做的菜。」亞瑟拿起一塊棉花糖放進嘴裡「...垃圾食物。」

「...你」

「別說話。」亞瑟打斷他,然後把手伸向阿爾弗雷德的臉並固定住對方「我知道你心情很糟,而且覺得自己是個失敗者,沒什麼作為。」綠色的眼睛直直看向阿爾弗雷德「但是我要你記住,你現在不是在美國,不是在你那個家,你的家人現在是我和基爾伯特,我們不會說你過去的夢想很蠢,我們會說你喜歡就好,我們會尊重你的一切,糟糕的部分也好,我們都會接納,因為我們和你身活在一起。就這樣。」說完,亞瑟放開手,轉身離開營火,留下阿爾弗雷德在原地。

阿爾弗雷德看向亞瑟剛剛的位置,泥土被樹枝刻出了一行字。

他笑了起來,一切都變得開朗起來,那個不坦率的人阿。


"你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就夠了,給我知足點。"




评论
热度 ( 6 )

© Alie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