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em

寫寫東西。新手,請多指教。

一名老人的筆記(2)

距離上次動筆似乎已經過了幾天,不出所料,孫女果然偷偷拿出了我的日記本來看,當時她坐在我的木椅上小心翼翼的翻弄紙頁,皺緊眉頭,儼然像個鐘錶師傅,「薇安?」我試探性的叫她,她果然嚇到了,這下可好,人贓俱獲。

小鐘錶師傅看起來很緊張,坐在木椅上的腳不安的晃來晃去,淺褐色的眼睛緊張的看向我,讓我感到有些想笑,一個端著熱咖啡的老人讓一個小女孩感到害怕?蠻有趣的。

最後我要求名為一盤餅乾的補償,她明顯鬆了口氣,同時希望我把回憶繼續寫下去。

好吧,這就是我現在動筆的原因。

「我沒有瘋。」

俄.羅.斯殿下挑起眉,「你懷疑我?」
我很想點頭,說實話,剛剛被提起來的經驗還沒讓我緩和過來,冰冷的感覺在我的皮膚上揮之不去。

「我…在確認自己沒有聽錯。」

俄.羅.斯笑了,顯然看出了我粗糙的謊言「我們找地方坐下好好聊吧,你看起來很冷。」

我們找到的是一間有些老舊的小店,店主的年紀看上去有些大了,鬍子花白花白的,眼睛是漂亮的黑色,閃著光芒「自己找位置坐。」說完,就自顧自的看他自己的書了。

俄.羅.斯盯著我看,朝店主所在的吧檯遞去幾張鈔票。「可以說說…普.魯.士救了你的事嗎?」

我的酒差不多醒了,「您想知道?畢竟…對那位殿下來說,我也只是個有一面之緣的對象。」

「那無所謂…我只是想聽聽有關他的事。」俄羅斯看著我,眼裡充滿真誠,誰也不能拒絕這種眼神,至少我是不能。

「我是出生的那時剛好是全球經濟恐慌的年代。」店主拿來了兩杯紅茶和俄羅斯果醬,茶裡映出我們兩個的倒影「當時一顆雞蛋要價上億,母親們拿馬克點燃燥爐,民不聊生,政.客整天吵架,叫囂著要對方下臺。直到某個男人上臺,」我緩緩喝下一杯紅茶,苦澀中透出香味「那男人…叫阿道夫·希特勒。」

「那男人雇用了一個銀行家,讓經濟復甦起來;恢復了徵兵制,吞併了捷.克,展開了第二次世界大戰。」

「我的父親是納.粹的狂熱份子,視希特勒的命令為一切,最終死在戰場上,為了元首死了很光榮之類的,是他生前對我和母親最後說的話。」眼淚開始從我的眼睛滑落,人老了果然情感會比較豐富。
「父親死後,我的母親過了一個月也去世了。我為了填飽肚子,加入了軍隊,在那裡,我便遇到了…那位殿下。」
俄.羅.斯拿起紙巾遞給我「那段時間我生不如死,我得叫一個從奧.地.利來的蹩腳畫匠元首,對一個拋棄自己國家的人的命令唯命是從!」
「…那段話剛好被普.魯.士殿下聽到了,他把我叫過去,問我,如果能離開的話,想去那裡?我回答英.國,或者離歐洲更遠的地方都好,經歷這麼多事後我只想離開。」
「他說,“那本大爺送你離開,看在你敢在軍隊說這種話的份上。”」

「…我以為您…」
「嘿,你該不會以為我心甘情願的臣服於那個死畫匠的統治下吧?」普.魯.士笑了起來,篝火的光照亮了他的臉「他只不過是個下士、從小少爺家來的傢伙,我可不承認他。」

「再說,你可是我的子民啊,老爹要是知道我無視子民的願望的話,我到時候可會被罵的。」

「兩個月後,我搭上了通往倫.敦的輪船,普魯士殿下揮手送我離開,像是傳達祝福一樣。」

评论 ( 1 )
热度 ( 15 )

© Alie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