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em

寫寫東西。新手,請多指教。

一名老人的筆記

*裡面的人物純屬虛構

*關於歷史部分也錯誤歡迎指證

*普爺還沒有出現

01

我在下筆時仍感到些許疑惑,第一點是擔心這本日記會被孫女發現,畢竟這本日記本是她送給我的生日禮物,會在意我放在哪裡是正常的。

第二點則是,我寫下的事物有些不可思議,有可能會被當成神經病吧,但我十分清楚,這段經歷是真實的,且無須受到質疑,就像人類不吃東西就活不下去這類鐵則是真實的一樣。

『這本日記沒有多餘的裝飾,內頁潔白平滑且有整齊的橫線分割出書寫空間,十分適合像小姐您祖父那樣拘謹嚴肅的德.意.志人。』

販賣文具的商人似乎是這樣讓我的孫女買下它當作我的生日禮物的,但我有些不以為然,因為我認為我是個普.魯士.人。(即使這本日記的優點讓我對它愛不釋手。)

這年頭說出自己是普.魯.士.人實在有些怪異,這點我是承認的,當我向年輕一輩介紹自己時『普.魯.士』這三個詞總會令人感到意外:『老爺爺,您,恩,很有意思』或者是更直接的『奇怪的老人。』我聽了不下數十遍,每次自我介紹時總會出現,毫無例外。

所以我常惡作劇的說:「哪裡奇怪,俾.斯.麥不也說自己是普.魯.士人嗎?」

而回答我的大約都是尷尬的沉默,畢竟普.魯.士已經被除名、蘇.維.埃解體的現在,這個國家的名字早已被遺忘在更新的歷史中,或許除了博物館,歷史課本和書籍之外,不會再有地方出現了。

但我仍繼續這樣自我介紹,因為我曾被”那位殿下"救了一命。

接下來的事則是我不清楚該不該寫出來的,但我仍選擇繼續,因為女兒的晚飯還沒做好,孫女還在讀書,我還不想睡覺。

那件事發生在莫.斯.科。

我曾在俄.羅.斯和一位圍著米白色圍巾先生介紹自己,他很驚訝:

「很少...或許該說已經沒有人會說自己是普.魯.士的子民了。」

我當時喝了酒,是伏特加,我記得清楚,儘管那時候我已經不算年輕了

「因為我出生那位殿下的國度裡...而且他救了我一命。」我以為他會笑我,說老先生你喝多了,但是他沒有,我仍記的清晰,他驟然沉下臉,抓住了我的領子,語氣變得像是雪,西伯利亞的暴風雪那樣的空氣圍繞在我們四周,我感到害怕,因為他像是要掐死我。

「那位殿下?」

我看清楚了他的眼睛,是紫色的,像是紫水晶。

「他是一個國家。」我緊張的嚥下了口水,丟臉的發抖「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殿下...代表...普.魯.士的那位殿下。」

領子上的力氣在我說出那位殿下的名子時消失了。我定神看向那位先生,他把臉在手哩,肩膀小幅度的顫抖著,像是壓抑著什麼。

過了一段時間,大概五分鐘左右吧,他從新抬起頭,臉上是平靜的,儘管那雙眼睛晶亮的似乎快滴出水來。

「我很抱歉,老先生。」他朝我伸出手:「我的名字是伊凡.布拉金斯基,您可以叫我伊凡這個名字...或者是俄.羅.斯。

评论 ( 2 )
热度 ( 29 )

© Alie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