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em

寫寫東西。新手,請多指教。

女孩的母親

接續上篇【女孩】的創作背景。

04

絲爾朵倫.馬特格林。

 有著茶金色髮和海藍色眼眸的女性,有一個名叫莤嘉妲的女兒。

 出生於柏林。 在十六歲時被誘拐,十七歲在巴黎被誘拐犯賣掉,被用一個月的飯菜,交易給一個違法酒館的老闆和一個毒蟲,然後被壓住扯掉衣服,拿到幾個銅板和如同流浪狗般的自由。

 悲慘,悲慘的女性。 過了三年後,生出了一個女兒。 女嬰睜開眼睛的那一瞬間,絲爾朵倫感受到了溫暖和顫慄。本來,本來她要把手放在女嬰的脖子上的,但她沒有下手。

絲爾朵倫從沒看過這種色彩--醉人的紫紅色。那些穿著著黑色布料的男人,無論是極好的布料,還是低下的絨布,從沒有,沒有過這種眼睛。

嬰兒溫暖的體溫幾乎快燙傷了她。如此溫柔乾淨的生命啊,而絲爾朵倫卻是如此骯髒和可惡。天真的,愚蠢的她,跟著自她以為真命天子的男人走了,然後落得這般下場。愚蠢可憐的絲爾朵倫。


女嬰逐漸長大,那雙眼睛,葡萄色的,宛如艷陽照耀下的紫晶,又像醇厚的酒,沒有任何的光芒透的過去。深邃醉人。

「莤嘉妲。」女孩輕輕的,帶著單純執著的拉拉絲爾朵倫的裙擺:「莤嘉妲。」 絲爾朵倫便把這個無意義的字詞填寫在她的資料上。

那個詞,奇怪至極的詞,“莤嘉妲”,原本毫無疑義,但它成為了女孩的名字。

女孩賦予了它意義。


絲爾朵倫期待著,祈禱著,莤嘉妲會幸福,那個喜歡看書的,喜歡巧克力的,不像人類的,那孩子,「莤嘉妲。」會幸福。


她笑著,無視那痛苦,抽動著的男人發出的哀號和掙扎。

「等等就讓你解脫。」

絲爾朵倫拔起木塞,讓硫酸傾斜而下,男人更加瘋狂的扭動,然後死了。

啊,報復成功的感覺是這樣的。那愚蠢的男人,把她用一個月飯菜換掉的男人,帶著妻子的金戒指,闖進她幫莤嘉妲建起的屋子,說莤嘉妲是他的孩子,要帶走莤嘉妲。那雙眼睛貪婪的看著莤嘉妲,褲襠下那噁心的爛東西甚至不知羞恥的有了反應。

於是妳把他打昏,然後讓他痛苦的死去。拿走他的金戒指和鈔票,拿來給莤嘉妲買些巧克力和書本是極好的。

誰都不能帶走莤嘉妲,她是給予妳重生的天使,奇蹟的恩賜,妳會保護好她,幫她找到她的幸福。

妳不介意為她弄髒雙手,因為妳是自願的。

莤嘉妲.馬特格林,妳的女兒,救贖,啟蒙師。

妳的摯愛。

妳愛莤嘉妲勝過一切。


评论
热度 ( 1 )

© Aliem | Powered by LOFTER